<object id="cocbk"><em id="cocbk"></em></object>
  • <p id="cocbk"><label id="cocbk"><small id="cocbk"></small></label></p>
    <object id="cocbk"></object>
  • <td id="cocbk"></td>

    <pre id="cocbk"><strong id="cocbk"><xmp id="cocbk"></xmp></strong></pre>

  • 首頁 > 黨建專欄 > 黨史學習教育
    紅色文物·黨史故事 18枚紅手?。阂娮C中國改革的一聲驚雷
    時間:2021-12-09 09:33:32  來源:《黨建》雜志   作者:

    18枚紅手?。阂娮C中國改革的一聲驚雷

    王碧薇

     

     

      這份珍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里的“紅手印”,見證了變遷,引領了時代。

      1978年12月的一個冬夜,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18位村民以敢為天下先的勇氣,在一紙分田到戶的“秘密契約”上按下鮮紅的手?。?ldquo;我們分田到戶,每戶戶主簽字蓋章,如以后能干,每戶保證完成每戶的全年上交和公糧,不在(再)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。如不成,我們干部作(坐)牢殺頭也干(甘)心,大家社員也保證把我們的小孩養活到十八歲。”

      那時的小崗,“吃糧靠返銷、用錢靠救濟、生產靠貸款”,是遠近聞名的“三靠村”,因經常鬧災荒,農民大多外出乞討。

      那天晚上,在村民嚴立華家搖搖欲墜的茅草房里,一盞油燈照亮了18個莊稼漢略顯亢奮的臉龐。大家有的坐在草墊子上,有的蹲在地上,屋子中間有一張小矮桌,連茶杯都沒有。

      生產隊副隊長嚴宏昌開門見山地說:“大家都說說,有什么辦法能讓我們填飽肚子?”

      社員們立即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。有的說:“小崗都窮到梢了,不分到戶不行的!”

      “絕密會議”開了3個小時后,嚴宏昌在一張皺巴巴的紙上寫下這份契約,18位農民以中國最傳統的方式按下了鮮紅手印。“我們當時就是想活命,作為農民,只能向土地討生活。”嚴宏昌說。

      由于煤油燈光線昏暗,加之當時氣氛緊張,這份具有歷史意義的“生死契約”寫得歪歪扭扭,句子既不連貫,也沒有標點符號,而且還有多個錯別字。但是,這18位村民萬萬沒有想到,他們因饑餓而被迫立下的這份“生死契約”,竟成了中國農村改革的第一份宣言書。

      會議結束后,生產隊的土地、農具、耕牛等按人頭分到了各家各戶,轟轟烈烈的“大包干”由此拉開序幕。而由這18枚紅手印催生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作為中國現代農業的一種生產經營方式,不僅直接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積極性,還又一次解放了生產力,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樂曲寫下了輝煌的第一樂章。

      包產到戶的第二年,小崗村迎來了豐收季,糧食總產量相當于1955年到1970年產量的總和,人均收入達400元,相當于1978年22元的18倍,結束了全村20多年吃國家救濟糧的歷史,還首次歸還了800元的國家貸款。

      “大包干”的紅手印,定格了中國農村改革的起點,喚醒了沉睡的大地。小崗村的星星之火,迅速燎原全國。“敢闖、敢試、敢為天下先”,小崗人闖出了一片新天地。

      2016年4月25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小崗村考察時曾感慨道:“當年貼著身家性命干的事,變成中國改革的一聲驚雷,成為中國改革的標志。”2018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授予小崗村“大包干”帶頭人“改革先鋒”稱號,并頒授“改革先鋒”獎章。

      版權聲明:呼倫貝爾擔保網為開放性信息平臺,為非營利性站點,所有信息及資源均是網上搜集或作交流學習之用,任何涉及商業盈利目的均不得使用,否則產生一切后果將由您自己承擔!本站僅提供一個參考學習的環境,將不對任何信息負法律責任。除部分原創作品外,本站不享有版權,如果您發現有部分信息侵害了您的版權,請速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。
    熱點推薦
    黨史百年天天讀 · 5月21日
    黨史百年天天讀 · 5月21日
    无码人妻
    <object id="cocbk"><em id="cocbk"></em></object>
  • <p id="cocbk"><label id="cocbk"><small id="cocbk"></small></label></p>
    <object id="cocbk"></object>
  • <td id="cocbk"></td>

    <pre id="cocbk"><strong id="cocbk"><xmp id="cocbk"></xmp></strong></pre>